网站首页 集团概况 新闻中心 产业产品 史海钩沉 文苑撷英 艺术长廊 集团影像 集团微博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文化长廊 > 文苑撷英 浏览正文
 
【散文】又到香椿发芽时 作者:小迪
 时间:2021年03月19日17:31:36 来源:淮河能源网 编辑:胡娜
 
    前阵子市场上的香椿芽儿卖到40块钱一斤了,小时候从不知道香椿芽竟然可以卖到这么贵。

    “香椿芽赶明儿能掐喽——”奶奶慢腾腾地往她油光发亮的烟锅袋里塞着黄澄澄的烟丝,不时地抬眼看看屋头的香椿树,叭口旱烟,升起一团雾气混合着春雨洇洇润润。

    那时候太小,掐尖儿的活总是不叫小孩子做的,我们只负责吃。已经拿盐细细腌过一遍的香椿芽儿层层叠叠躺在扁子里,红红的,绿绿的,香香的,臭臭的,浑身散发着春天的气息。山东人吃香椿芽可不仅是剁碎了拌豆腐,奶奶爱用腌过的整根的香椿芽卷上大煎饼,最好能再来点冬天就晒好了的酱豆,炒得红通通、辣乎乎,一抹一夹一卷,就是山东人最爱的口粮。奶奶说,你达那个时候下井,才18岁,早上出门的时候就是大馒头夹酱豆带着晌午吃,只有到春天这香椿芽冒尖了,你达上井回来能就着酱豆卷3个……

    我达就是我爸,他们那一辈管妈妈叫娘,管爸爸叫达。我奶奶去世的早,到现在有20来年了,我爸常说你奶奶没来及享福。对奶奶的记忆都是片段,大概能记得她耳朵上的一对金耳环,说话的时候总是一晃一晃的。没事的下午,奶奶喜欢坐在小板凳上摩挲着她的旱烟枪,叭叭的抽两口,再眯缝着眼享受。后来有了香烟,我们小孩子总是缠着奶奶赶紧把烟抽完,用盒子里的金箔纸、银箔纸给我们折戒指,一人一个,有金的,有银的。奶奶还裹了小脚,走起路来又快又稳,麻溜得很。那个时候奶奶家住平房,屋顶有高高的房梁,小孩子们下午放学回来,阳光正好透过气窗斜斜地钻到屋里来,照在奶奶脚边。直到现在,我还能想起奶奶说起我爷爷年轻时候偶遇小日本的故事,说完就哈哈笑起来,连连摇着手,这事可不敢跟你爷说,他心里气着呢。

    奶奶小时候家里还是很有一点的,她的床底下就藏着两箱子银元,不知道是嫁妆还是什么,只是后来被当兵的拿走了。每次想起这一段,我总是能够脑补出一段她和我爷爷富家小姐和家里长工为爱私奔的美好爱情来。

    前年,我爷爷也走了,96岁。

    现在啊,周末没事的时候,我就带着孩子回趟娘家。这两次去,我爸总是要买香椿芽。没有正宗的山东煎饼,也没有奶奶炒的辣酱豆,妈妈就把香椿芽儿切得碎碎的,拌上豆腐吃。闺女把饭碗扛在嘴巴上,能吃个底朝天,可爱极了。

    “香椿芽好吃吗?”“好吃!”
地址:中国·安徽·淮南 邮箱:hhnykg@163.com
版权所有:淮河能源集团 未经许可禁止非法拷贝或镜象
技术支持:人民网安徽频道 淮河能源信息管理服务中心
首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第二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备案/许可证号:皖ICP备19004172号-2
淮南市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举报电话 0554—6678590
淮河能源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54-7625020 举报邮箱:hhnykg@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