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集团概况 新闻中心 产业产品 史海钩沉 文苑撷英 艺术长廊 集团影像 集团微博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文化长廊 > 文苑撷英 浏览正文
 
【散文三章】冬日白杨 作者:顾正龙
 时间:2021年01月13日10:10:12 来源:淮河能源网 编辑:胡娜
 
冬日白杨

    老家的屋后就是一望无垠的田野,此时,绵延铺开的麦子绿油油地愉悦着人的眼。远远近近或矗立或簇拥的白杨树,是北方冬天里特有的一道风景。

    冬越来越深,万物沉寂。高大的树木落光了叶子,把满树繁华交还于大地,叶落归根,化泥成土,以又一个轮回滋养回报,不离不弃。而白杨树,正齐刷刷地长在路的两旁,因了朔风凛冽地吹拂,树皮有些结了痂,裂缝里透出或浅或深的红。被雨水淋在上面,一绺绺地好像要渗进树的虬枝铁杆里。日子久了,树皮龟裂处竟然呈现出一圈圈的黄来,那是树们勇敢接受艰难和挑战,尽显巍峨与刚毅的印记。

    西北风“呼呼”地刮着,白杨树几乎都被吹响了东南方倾斜。树叶落了,有的枝条也断了,但它们依然生生不息。

    冬天里的白杨树有一种凝重、沉静和古朴的味味道。它们的根扎在深层的土里,枝梢横斜交错,密密匝匝,呈现在灰色的背景下,冷静、凝重中又透露着生存的聪慧与豁达。

    白天里的树,在清晰的视野中有着几分恬静和端庄,两两相望,牵手度过岁月的长河。它们彼此清楚对方的脾气,了解相互的性格,一路走来,结下了深厚的情缘。它们一起走过风雨,见识雾霭、虹霓,尽情呼吸大自然的清新空气。待到暮色四起,灰白的天幕成了画的背景,单纯而干净,疏影横斜的大片树枝,或者说树的上半个身子都呈现在这幅画布上,宁静而祥和。它们洗尽铅华,褪去盛装,坦诚展示着原始美和纯粹的真我。岁月见证了它们的生长,它们也似乎感受到了岁月的冲击和残酷,宁静不语,默默地守着这一方水土,庇护着在这块土地上辛勤耕耘、努力劳作的人们。这一片土地,不会荒芜,因为有人在上面洒下汗水;这些冬天的树呀,也一如既往地用坚守延续着对于土地的挚爱,生活于旁的人们便也领悟了把根留住的深长的意味,懂得了感恩这一千古不变的主题。

    落雪的时候,所有的树木都张开枝桠欢天喜地地迎接着这来自天外的精灵,期待那洁白的雪花能做长久的停留。也就是一夜的工夫,树干迎风的一侧便附着上了一层细碎的雪花,而所有的枝条都鼓胀了起来,好似有无数的银色花蕾拥挤在一起静等着骤然开放的那一刹那。

    四季之味,在一棵树上最容易闻到,一棵树就是沉默的大地,在人间恣意表达着生命的色彩,四季的轮回。泥土承载了它们的躯干,让树木于每个季节,呈现其应有的样子。在花开花落间,在枝繁叶枯中,郑重地告诉人们,这看不见摸不着的光阴,是怎样的匆匆,匆匆得让人不敢懈怠。就在那一年年、一次次的抗争中,那些可爱、可敬的树的生命年轮于不知不觉地又完成了一个圆满的扩展。


雪落乡村

    几场连绵的冬雨,连续剧般地在天地间织起了一块大幕,朔风也凑热闹往人怀里钻。细碎的盐粒子一颗颗飘过,那渴盼依旧的朵朵白色精灵,轻絮一样飘逸在空中,时而转身,时而盘旋,搔首弄姿展露着她轻盈的体态。

    生活了三十几年的乡村太瘦了,被覆盖上一层厚厚的白雪后,她的四肢变得臃肿起来。雪,在阳光的照耀下越发映衬得耀眼。它精心装扮着一栋栋楼房,密密地落满一所所平房,村村通的水泥路成一块块矩形的白色延展开去——一场大雪照亮了乡村人的梦想,填充着乡亲们对于“今冬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的企盼。

    从簌簌的落雪中,可以听得冰檐下“嘀嗒”“嘀嗒”清灵悦耳的音韵,听得雪被里小草抽芽拔节的梦语,听得雪线之外那个活泼俏丽的春儿清亮亮、甜脆脆的歌声;品雪,抓一把沁甜沁甜的细雪,轻嗅着细品着,能够品出粉白的梨花开了、嫣红的梅花绽了…… 

    雪天里,乡村里的树有其独特的魅力。齐刷刷白的天幕此时成了画的背景,单纯而干净,疏影横斜的大片树枝,或者说树的上半个身子都呈现在这幅画布上,宁静而祥和。它们洗尽铅华,褪去盛装,坦诚展示着原始美和纯粹的真我。岁月见证了它们的生长,它们也似乎感受到了岁月的冲击和残酷,宁静不语,默默地守着这一方水土,庇护着在这块土地上辛勤耕耘、努力劳作的人们。承接着雪的片片传情,守侯这冬天的寒寂与永恒的慰藉。

    真正大雪封门了,就躲在家里“猫冬”。屋外朔风凛冽,屋子里生起来炉子,关闭门窗后暖意顿生。炉子上架上一口锅,锅里熬上大白菜,加入豆腐、粉丝,切几块肉片,撒入葱、姜和红辣椒丝,一直炖到冒出阵阵香味来。大人和孩子围着炉子吃起来,热乎又带劲。

    大人带着半大孩子们用铁锹铲出一条窄窄的从屋门口连接大街的羊肠小道,孩子们终于可以堆雪人,滑冰了。再冷的天,孩子的头上都有汗珠在流淌。整个村庄都闲下来,只有孩子们蹦蹦跳跳,欢声笑语传遍整个村子,又在瞬间被具有收音功能的大雪给淹没了。

    刚过半夜,见水的地方都起了冻,屋檐下挂起了常常的冰凌,惹得孩子跳跃着去摘取,不怕冷,不嫌动手,好奇的还要叫上两口,浑然不顾大人的阻吓。天还没有大亮,远处近处的鸡准时地扯长脖子报晓了,地上累起了薄薄的一层,刚没过了脚背一点儿;孩子们大概是约好了,推开大门,就一起兴奋地溶进了雪里,他们大概都要去细细品味那季节特有的雪的吟唱吧?

    屋后的麦田里,一畦畦整齐泛出绿色的麦苗被或厚或薄的积雪压在身下,它们调皮地钻出了小脑袋,继续沐浴着阳光,呼吸着新鲜空气,也经历着凛冽寒风的吹拂——生命终要经过漫长的隐忍和磨炼,才可能收获满满。


雪中送被

    那时的我正沉浸在入冬第一场雪的喜悦里,而在操场上与同学打雪仗呢,全然忘记了自己没带厚被子如何度过那寒冷的夜晚。

    整个校园被覆盖上一层厚厚的积雪,鹅毛般的大雪还在连绵不断地飘落。下课铃声一响起,三五成群的同学便蜂拥而至操场上。迅速地弯下腰,在抓起一把雪的同时,用手将雪塑成团状,手臂甩开幅度,奋力朝正在奔跑着的同学丢去。伴随着“嗷”的一声,正中目标,同学的头发上布满了散雪。为了还以颜色,那个同学双手同时抓起两个雪团,用劲掷来,第一个轻易地躲开了,刚要扭开身体,第二个雪团正打中前胸,绽开了一朵花……孩子喜欢雪好像是天性,整个操场在你追我赶、我扔你躲中沸腾了。

    那个上午的课间,我们玩疯掉了,中午在回寝室的路上,除了打雪仗的话题依旧谈个不停外,北风“呼呼”地吹来,开始说起了天气。我的心头才猛地一惊:前一段时间天气比较暖和,离家又远,尽管父母亲叮嘱又叮嘱着该带厚被子了,自己总像寒号鸟一样,抱着得过且过的心思。我的床铺就在寝室的靠窗户边,才坐在床上,一股股刺骨的寒风狡猾地钻过窗户,扑面而来……最后,干脆不想了。实在不行,就跟同学两人凑合着睡,先过一晚上再说。

    少年心性总乐观,再忧愁的事情在脑子里就像放电影一样,只是连缀着的胶片过一下便不怎么放在心上。何况室友小光拍着胸脯答应我了呢。整个下午的课间打雪仗的游戏继续着。

    三节课后,我们几个住校的学生暂时没有回寝室,兀自奔跑在校园中我追你打着。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过来:正龙,妈给你送被子来了。我抬头一看:正是母亲。母亲的身躯本就瘦弱,背上背着个胶丝袋,更显得在大雪景的映衬下是那么单薄;胶丝袋的拐角处还破了个洞,里面鼓鼓囊囊的,正是那温暖的被子。

    几个同学看我母亲来送被子了,都各自散去。我要从母亲手中接过被子,母亲执意不让,说我上课一天够累了。我的脸霎时就红透了,因为只顾着打雪仗呢,也没有想父母亲有时还在忙着蔬菜大棚,浇水、间苗,他们不是更辛苦?几十里地,好晕车的母亲一个人坐车就来了,此时的她脸色煞白,估计一路颠簸得够厉害的。我领着母亲回寝室,一路上走得很慢。那深深浅浅的脚印,一行写着关爱,一行充满内疚。

    母亲将被子保护得挺好,虽然有一个小洞,但被子并没有被雪水打湿。室友们见我母亲来了,都礼貌地打着招呼,便向我竖起手指,意思是有这么个慈爱的母亲真好。我看着正弯腰为我整理床铺的母亲,内心隐隐有一丝酸楚,怪自己偷懒而让母亲晕车难受……

    停留了将近半小时,母亲说要赶晚班车回去了。外面的雪已下得小了,我送母亲往车站走,顺便从路旁的药店买了晕车药递给母亲,又买了瓶矿泉水让母亲将药吃下。母子俩一前一后,脚下的积雪被踩得“咯吱”“咯吱”响,寒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将母亲发灰的头发吹得凌乱不堪……
地址:中国·安徽·淮南 邮箱:hhnykg@163.com
版权所有:淮河能源集团 未经许可禁止非法拷贝或镜象
技术支持:人民网安徽频道 淮河能源信息管理服务中心
首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第二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备案/许可证号:皖ICP备19004172号-2
淮南市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举报电话 0554—6678590
淮河能源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54-7625020 举报邮箱:hhnykg@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