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集团概况 新闻中心 产业产品 史海钩沉 文苑撷英 艺术长廊 集团影像 集团微博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文化长廊 > 文苑撷英 浏览正文
 
【散文三章】冬日乡村 作者:顾正龙
 时间:2020年11月19日14:54:34 来源:淮河能源网 编辑:胡娜
 
冬日乡村
    
    七十多岁的父亲仍习惯了早起早睡。冬日里的乡下,田地里的活已不忙了,父亲还是闲不住,拿着根钢锭,“叮叮当当”地敲打着锄头上粘连的黄泥巴——这耗费了父亲不短的时间。对于他来说,土地好像战场,锄头都是他手里的枪,用了那么多年,自然心生爱惜……母亲也起来了,端出来昨晚剩的碎馒头剩饭,倒进用木头做成的鸡槽里,惹得七八只鸡兴奋地叫起来。父亲背着手,慢慢踱到鸡槽边,伸头瞧了瞧,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拿起竖靠在院墙边的扫帚开始打扫院子。

    乡下人的早饭简单,对于不经常上街的父母亲来说,下两碗面条,就着腌好的雪里蕻就对付过去了。在路上碰到正往街上去的乡亲,递上零钱,交代帮着买些菜回来。早晨九点多钟,母亲就拎个马扎,靠着背着风的外院墙边纳鞋底,做布鞋。几十年了,母亲做鞋的动作依旧是娴熟,穿针引线,有时把线拉得长长的,有时埋头裁裁剪剪。

    刚过正午的乡村是最热闹的。一群乡亲齐刷刷地靠着墙根而坐,身后的围墙上挂满了玉米棒子、红辣椒和咸鱼腊肉。老人们时不时地拿起烟锅在布袋里挖出一锅烟,用手压了压,点燃后狠狠地吸了一口,再轻轻地吐出,便打开了话匣子。今冬麦苗的涨势,老是阴着脸却怎么也下不来的天气,养老保险该办了……

    家养的猫、狗、鸡、鸭踩着碎步,悠然地在路上“逛”着,乍一听到“突突”的拖拉机声,便“扑”地一声四散开来。墙边的老人有时会静静地看两只鸡或者两只狗在“掐架”,有时咬得毛乱飞,惹得老人发出酣畅的笑声——平淡的生活有这些作为调剂也挺好。打发时间的方式对于他们来说可能简单了些,但谁又能说这偶尔的喧闹未能给寂寥的乡村增加几许生气呢?

    女人们聚在一起,张三家的打着毛衣,李四家的纳着鞋底,老妇人和小媳妇们叽叽喳喳地打趣着,一会儿将小媳妇们说得脸蛋通红,催促着赶紧换一个话题。昨儿个上街看上件毛衣,要七十呢,太贵了,明儿个再去看看,看六十元能不能买来?说这话时,老六家的眼中充满了希冀。前些天买了两条鱼腌了起来,如今看来有些少了,孩子他爸打电话回来要再买上两条。刘全家的话未说完,就引来大家的“攻击”:“谁不知你在家说话算,硬说刘全要吃,我看是你嘴馋吧……”就是这些家长里短,油盐酱醋,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题。一会儿又比比谁做的活儿精致,针脚更细密,花样更新奇,比较一番,议论一番,调侃一番。

    不知谁家的小狗,也在阳光下微眯着眼睛,摊开身子,让暖暖的阳光晒着肚皮,几只老母鸡,一步一点头地晃荡着,不时低下头在地上啄一口。草垛根下的几只鸡在频繁地刨着碎草,也许是发现了几颗草种子,争抢起来,强势地张开了翅膀,啄了另一只来抢食的一口。被惊觉了美梦的狗,猛地抬起头来,瞪着黑溜溜的眼珠子,威严地叫了两声,好像在训斥惊动了它的好梦。

    村里的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了,有的连孩子也带了去外地读书。剩下为数不多的小媳妇,也多在附近的厂子里上班,既可以照顾老人,忙时也能顾得上地里的庄稼。即便在镇上的饭店里做服务员,挣钱不多,也能贴补些家用。那些上了岁数的老人,浸在暖暖的阳光中,脸色红润,有的已经睡着了,大半个身体靠着墙壁支撑着,嘴角淌下来几丝涎水。

    冬天的太阳下山早,到下午五点钟左右,天色已微微显出黑色,妇女们陆续起身回家准备晚饭了。老人们也缓缓起身,拍拍屁股上沾的土,拂去粘在身上的碎草屑起身往家去。孩子们此时恰好也放学了,正好迎上,一个大人便牵着一个或几个小孩回去。玉米棒、红辣椒等早已落入墙的阴影里了。

    冬日里的乡下,因为孩子多了生气。写完作业,呼朋引伴地疯跑出去,跟小伙伴们一起抽陀螺、丢沙包、跳皮筋、弹溜溜球。过了小雪节气,便盼着下雪,可以堆雪人,滑冰。再冷的天,孩子的头上都有汗珠在流淌。整个村庄都闲下来,只有孩子们蹦蹦跳跳,欢歌笑语传遍整个村子。

    冬日的乡村,日子过得慢腾腾、暖融融,所有简单、朴素而美好的关于过生活的诠释都在这缓慢的时光里悄然发酵。


初冬遐思

    走在朔风渐起、略显萧瑟的水泥路上,满眼是高耸的树木。城里的树是雕像,粘附在身上的叶子就如同它们的孩子。从点点萌芽衍生成抹抹绿意,习惯了呵护,也经历了大自然的风吹日晒和雨水的侵袭。

    到了季节更替时节,它们便扭动着丰腴的腰肢,飘飘洒洒地舞动在母亲的周围。舐犊情深的树妈妈伸直了胳臂想要挽留孩子留恋的脚步,却抓不住它们迅捷的身子……

    树,何其卑微,为了生存而苦苦挣扎,布满瘢节沧桑粗糙的树皮,干裂坚硬的树干,潇洒硬朗的枝条,在寒冷北风的抽打下,它们挺拔健壮的身躯,昂然挺立,勇敢接受艰难和挑战,尽显巍峨与刚毅。有些枝条被人为地盖上了物品,见不到丝毫阳光;树皮又被刻上了某些成长中荒唐的印记或是海誓山盟的诺言。它们皱一皱眉,任凭伤口慢慢地愈合,继而不失昂扬地笑了,用虬枝铁干诠释生存的意义。

    日渐西斜,已至黄昏,院子里枯枝上不断穿梭着几只瘦麻雀,以及蹦蹦跳跳在围墙上的同类,忽然觉得眼前的景致空落落的,满眼都是颓败的灰。此时,冷寂的田野正处于蛰伏阶段,田野中的树有一种凝重、沉静、古朴的味儿。它们的根扎在深层的土里,枝梢横斜交错,密密匝匝,呈现在灰色的背景下,冷静、凝重中透露着聪慧与豁达。灰白的天幕此时成了画的背景,单纯而干净,疏影横斜的大片树枝,或者说树的上半个身子都呈现在这幅画布上,宁静而祥和。它们洗尽铅华,褪去盛装,坦诚展示着原始美和纯粹的真我。它们宁静不语,默默地守着这一方水土,庇护着在这块土地上辛勤耕耘、努力劳作的人们。这一片土地,不会荒芜,因为有人在上面洒下汗水。

    夜起的霜,蹑手蹑脚地降落到菜圃里,顺着青菜、菠菜和萝卜的叶脉钻进内核,织着晶莹的网,让节气之韵悄然渗至叶之肌理,藏起淡淡的甜味;霜打的韭菜,也格外的嫩、分外的香。这些与霜亲近的露地蔬菜,深知霜的好。就连躲在地窖里的红薯,也感受到了霜的润泽,暗暗地在体内悄悄收浆酿蜜。

    新生的麦苗和油菜秧闪着油油的绿光,赶早的农人踩着田埂上霜色已重的枯草向集市赶去,走着走着,头发和眉毛上便结上了一层白霜,眨巴几下眼睛,便有薄霜轻化为细细的水滴悄然跌落。 寒冷没有使生命受到挫折,冰冷的泥土地里有绿色的生命葳蕤地生长,昭示着生命力的顽强。
    

那年冬天的行程

    我一直记得生命中的那个冬季。那年初冬,冷得出奇,我却不懂事地硬要跟着三叔到东城市场批发水果。

    天还蒙蒙亮,晓星尚没有退去,三叔骑着自行车走在前面,后座拴着的粗绳子紧紧地拖着木板车,那是为了多带一些水果回来。三婶坐在班车上,朔风吹起她因操持生活而过早白了的头发,一丝一缕仿佛都在述说着过日子的艰辛。我骑着一辆自行车跟在后面。三叔速度加快,我就加快;三叔保持匀速前进,我便也优哉游哉地向前行驶。

    到了水果批发市场,待各种水果都买齐了,已经是中午时分。草草吃完午饭,便踏上了返程的路。三叔依旧骑着那辆破得“咣当”作响的自行车,后面的板车上装满了成箱的水果,在凹凸不平地地面上,一起一伏。三婶已经坐公交车先回去了,我加快了蹬车子的频率,很快就超过了三叔。少年心性多好强,在我超出三叔好大一段距离后,再回头看看,已然看不见三叔的身影。而前面就是三岔路口,我听父亲说过一条通往蔡家岗,一条通往潘集,可是由于来时天色尚且昏暗,我也没有记下路线,便形成了难题。骑回去吧,又怕被三叔笑话,硬着头皮,选择了那天往西南方向的柏油马路。这一骑,就是将近十里的冤枉路,我走到了去往蔡家岗的路上。

    等到发现情况不对时,我又赶紧调转自行车头,脚下生风般疾驰而过……总算追上了三叔,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三叔看看我,没有说话,我腼腆一笑,聊解尴尬。

    走在淮河大桥上时,天色又暗淡了下来。我并没有一味埋怨自己走错了路,因为能及时地折返。就像走在人生的路上,谁能保证一直不走弯路呢?难能可贵地是从迷路中吸取教训。

    那一刻,我既明白了三叔三婶经营生活的不易,也在心底里对自己说:这一次,我从冬天启程,迎战的是一路严寒和随时可能迷失方向。但这也正是锻炼自己筋骨、打磨性格的好机会。坚持住,挺过去,我将长成季节里的一棵树,顶风傲雪,迎来美好的春天!
地址:中国·安徽·淮南 邮箱:hhnykg@163.com
版权所有:淮河能源集团 未经许可禁止非法拷贝或镜象
技术支持:人民网安徽频道 淮河能源信息管理服务中心
首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第二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备案/许可证号:皖ICP备19004172号-2
淮南市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举报电话 0554—6678590
淮河能源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54-7625020 举报邮箱:hhnykg@163.com